当前您在:主页 > P荟生活 >职棒转播风波到底谁的错?写在一个球迷爱戴的会长请辞以后
职棒转播风波到底谁的错?写在一个球迷爱戴的会长请辞以后
分类:P荟生活 热度: 748℃

棒球一直以来承载了非常多台湾人的记忆。然而,中华职棒大联盟(以下简称中职)从十余年前的假球案开始,多年来签赌假球丑闻不断,让球迷大量流失(许多人感到被一生挚爱给背叛,到今天都不再看台湾的棒球。我自己是从假球案爆发前后开始看棒球的球迷,多年来不离不弃像个傻子一样。一直到今年我最爱的球员泰山被球队给恶搞,才开始完全停止收看,不过这是另外的故事了)。再加上,长久以来,主掌棒球运动的棒协以及中职的那些主事者们,其观念保守程度不断下探球迷们的认知底限,过了二十几年还在「草创」,实在是让人非常伤心。

「草创时代」在2012年3月发生巨大的改变。一位棒球门外汉接任中职会长,从此之后球迷们的感受不只是「曙光乍现」而已,而是「天神降临」。黄镇台,被球迷封做「镇神」,因为他做了许多神级的事情。在短短的两个球季之间,随意列举他所做的重要改革:

    举办亚洲冬季棒球联盟(在这之前的职棒会长,曾经「期望」冬季联盟期望了超多年,却连个影子都没见到) 主办一级国际赛事的组训(跟中职球团挂保证,由中职主导培训,解决了过去几年球团不愿出借球员参加国际赛的窘境。在中职组训之下,中华队在WBC和亚锦赛打出了好成绩) 邀请世界排名第一的古巴队来台交流赛 主办「2013年亚洲职棒大赛」 取消外籍球员薪资上限(以往暗盘满天飞,而且薪资上限又限缩了球团找洋将来刺激球赛品质的能力) 建立季中选秀制度(为吸收高中优秀毕业生,让他们不致于中断球技,也不用以低签约金急忙旅外,与第7项配套) 放宽旅外球员资格 带领中职度过解散危机(为兴农牛找到买主) 废除尼洛条款(洋将的自由转队条款,原本洋将两年内不能转队、回锅还必须经由原球队同意) 废除叛将条款(让当初因跳槽「台湾大联盟」而遭封杀的球员,可以重新加入中华职棒) 承认「台湾大联盟」时期的纪录 将中职的运作导回组织规章所规定的流程(以往被球迷称作万恶领队会议的太上皇机构不再具有实权)

今年镇神又做了件破天荒的事情:将17年来职棒转播「製播一体」、由同一家电视台(纬来)负责的状况给打破,公开招标转播权。英国的媒体公司MP & Silva和中职签下6年20亿元的天价合约,让各球团能拿到的转播金达到新高(MP & Silva是全球知名的媒体公司,今年的世界盃足球赛,以及英国超级足球联赛都是由他们负责转播权)。然而,从球季开打之前的转播权争议,到7月时情况直转直下,镇神于25日宣布辞职。

(相关文章:从免费到21.4亿元,回顾中职转播史六大谜团)

职棒转播风波到底谁的错?写在一个球迷爱戴的会长请辞以后

为什幺会这样呢?这背后牵涉到台湾複杂的「有线电视系统」及其背后的政商关係。简单来说,原本从MP & Silva处取得播出权的「博斯电视台」,一直无法在有线电视系统上架。假设台湾的电视市场是完全的自由竞争市场,棒球有「国球」的美誉,而且近年来颇有复甦之势,有线电视「频道系统商」理论上应该会争抢负责播出的体育台上架才对。然而,现在我们的系统商市场其实是寡佔市场,虽然家数很多(法律规定说每个县市至少要有两家以上的系统商),却是掌握在少数大财团的手里。

在这种情况下,电视台没有动机花大钱去买或是製作好节目,因为讨好系统商才是能够保持上架、持续收广告费的关键(之前旺旺中时集团併购中嘉集团的争议也是因为怕垄断)。对于系统商来说,提供烂频道也没关係,因为有线电视都是包裹出售,一次塞个90、100台给你,消费者无法退掉不喜欢的频道,用消费行为去处罚该电视台。

如果消费者觉得频道商不上架博斯、让人看不到中华职棒是很可恶的事情,但我们也没什幺其他选择,因为你所在的地区可能那有限的系统商选择都是这样,除非我们直接放弃有线电视而转到MOD或其他平台。

是的,除了有线电视之外,其实我们还可以选择数位无线、MOD等提供高画质的收视平台。但是,台湾的有线电视占有率实在太高(近年稍有下降,但普及率还是超过所有家户的六成),而且广告商们几乎都是单独以有线电视收视率来决定广告量多寡。有线电视系统商可以轻鬆地以不上架、不续约等手段,威胁电视台不要到MOD或其他系统上架。(PTT网友讲了关于MOD的故事。之前「壹电视」就是一直上不了架,黎智英受不了一直赔钱只好认赔杀出。壹电视出售给年代之后才在有线电视系统上架。)

这样子由系统商垄断的结果就是:现在各电视节目製作公司都不会花大钱去製作节目,品质低落;电影台没钱买新片,所以观众都要看每年重播几百遍的周星驰电影(反正可以上架到第四台就好,不会被淘汰,所以品质不重要);然后系统商也不需要投入太多金额去升级设备,所以我们的数位化、高画质化的电视节目迟迟无法普及。

那幺,我们的NCC以及公平交易委员会都在做什幺呢?嗯,这可能要再写个几万字来讨论为什幺政府单位常不做正事。我想NCC(还有文化部)大概还在讨论哆啦a梦和进击的巨人之类的到底能不能播出吧?至于有线电视问题,还是不要讨论好了,不然官员们的下场应该就会像镇神这样。(多做多错?少做少错!)

镇神下台背后的故事,网友都整理好了,我再重新写过一次:

今年之前,有长达17年的时间中职是由纬来所播出,而纬来背后的大老闆就是中信集团,他们也有自己的第四台系统。过去,纬来拥有中职的「讯号供应权」跟「拨出权」,但从去年开始联盟开始发现不对劲,纬来先强力扫蕩了线上网友们的各种精彩短片剪辑,然后不准许球迷自己架设的网路直播,还坚持所有画面都是纬来的版权。因为网路直播的事情联盟和纬来就已经走向分裂。

其实,纵观国外,网路直播是天经地义的直情(使用者付费也是。但今年中职推出线上转播,竟然还有白目民代去要求相关单位不准中职收费),但是纬来怕影响第四台的收视率而一直使用拖字诀。

去年年底的亚洲职棒大赛,中职将製播权交给民视。而今年的转播权,四队和联盟似乎有默契不要再被转播绑架联盟自有权利,最后开标决定製播分离,由MP & Silva付出高额权利金得标。这时,纬来用自己背后的第四台金主资源,想把MP & Silva赶出去,阻挡博斯上架第四台。MP & Silva当然心有不甘,如果连上架都无法怎幺赚广告费呢?所以,随便找了个理由退出,藉口说中职违约,赶快认赔杀出。

此时,拥有兄弟队的中信集团、刚接任领队的李前祕书长(长期担任中职祕书长,镇神上台后才离开)当然就是被解读为进行一个逼宫的动作(而且还自己发声明说绝对没有逼宫,好像有句话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)。

MP & Silva退出之后,联盟为了避免再次被绑架,就和另一家有意接手转播的福斯(FOX)电视台来谈。不过,李前祕书长开始对媒体放炮,然后就是会长请辞的新闻,大家也可以看一些媒体刊出了令人觉得噁心的报导,大骂黄镇台(例如:霸权领导犯众怒 黄自绝生路)。

我们可以看到,去年职棒荣景好像要起来了,却让电视台给扯了个大后腿;今年好不容易签了一个大合约,让球团可以花更多钱经营、培养更多好选手,但是却瞬间失去了这笔转播权利金,这真的是台湾有线电视系统祸国殃民再一椿。我们常说媒体很烂、报导很烂之类的,但追根究柢,其结构性因素远比我们想像的複杂,影响的层面当然也不只是镇神下台、棒球回到草创时期而已,它影响着我们生活中所接收到的许多讯息,甚至是许多产业的发展。

「棒球让你伤心,它的设计就是让你伤心。」在台湾的状况是,整个政经结构、政府失能以及制度的设计让我们伤心。希望我们可以真正为了棒球的比赛内容而伤心(或者是快乐),而不是这些奇奇怪怪的制度、永远的草创和黑暗。

再会了镇神!

球迷们该站出来了。自己的棒球自己救!

延伸阅读中职会长黄镇台:先放掉位子,才会有位子 黄镇台 400天让中职脱胎换骨的真情告白职棒转播风波到底谁的错?写在一个球迷爱戴的会长请辞以后 Photo Credit:柏强 赵CC BY SA 2.0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

最新文章

随机精彩图文